小说阅读网 > 猎户出山 > 第1132章 你会拥有的
     雾霭浓浓,漫过山腰,爬上山巅,向着天幕而去,遮住了天空,遮住了那一轮高挂的圆月。明月黯淡了颜色,若隐若现,昏暗无光。

    山风习习,呜呜作响,像一首哀怨凄婉的悲歌,如泣如诉。

    额前刘海,任由山风拨弄,左右摇摆,凌乱漂浮。

    刘海之下,是一双空洞的眼睛,仿佛失去了灵魂,死寂无光。

    嘴角边上,一抹鲜血早已凝固,黑红的血色如斑斑锈色,毫无光彩。

    他就像一尊雕塑一样,站在悬崖边,凝视着峡谷,仿佛要透过黑暗看透着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身后不远处,小妮子站在一棵树下,没有流泪,脸上看不出一丝悲伤,甚至连双眸中也看不出任何恨意,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,静静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海东青静静的站在陆山民身旁,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,没有只言片语的安慰。她一向不擅长安慰人,而且,她也知道,这个时候任何安慰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。

    越是无声,越是可怕。她宁愿陆山民懦弱的哭泣,宁愿陆山民愤怒的暴吼。

    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灭亡,越是这般寂静无声,心中不祥的感觉越发浓厚。

    一阵莫名的心痛涌上心头,她不知道这股心痛从何而来,是心痛叶梓萱?是心痛陆山民?还是心痛自己?

    她不知道什么叫刻骨铭心的爱,但隐隐能感觉到什么叫刻骨铭心的痛。

    她一直瞧不起那些爱得死去活来,爱得失去自我的女人,更看不起那些儿女情长优柔寡断的男人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刻,她没有丝毫的看不起,反而感觉到一股浩瀚强盛的力量直击心脏,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一向心如沚水的她难以平复此刻的心境,她莫名的有些羡慕叶梓萱,而且这种羡慕已经不是第一次。这种羡慕之中还夹杂着一抹莫名其妙的生气,连她自己也想不通为什么要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回东海吧”。陆山民声音平淡、低沉,没有任何语气,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”!?海东青心头猛烈震动了一下,刚才担忧正在变成现实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事情是我的事,已经与你无关”。

    “陆、山、民”!海东青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喊出,“你把我当什么”?

    “当你是朋友”。陆山民回头望向海东青,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,笑得那么真诚。

    海东青脸色铁青,“一个抛弃的朋友”!

    陆山民摇了摇头,“但她是我的朋友,不是你的朋友”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打算为了她这个朋友,抛弃所有的朋友”!

    “她、、、”,陆山民嘴唇颤抖了一下,“你是一个比我好很多的领导者,把他们交给你,我放心”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托孤吗”?海东青因愤怒而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无辜的,我不想把他们都牵扯进来,东海那边,还请你多多关照,我会告诉阮玉,让他们都听你的”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”!海东青怒喝道,“他们是你的人,要对他们负责的是你,不是我”。

    陆山民双手抓住海东青的胳膊,凝视着那双被墨镜遮住的眼睛。“人人都说海东青冷血无情心狠手辣,但我知道,你不是”。

    海东青一把甩开陆山民的手,冷酷到极点的说道:“你以为你是谁,你以为你很了解我”?我海东青从来就是个冷血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我了解你”。陆山民平淡而又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了一个女人,值得吗”!海东青双拳紧握,银牙紧咬。

    “你了解我,这么难的问题我从来不去细想,很多时候,我只是跟着心走罢了”。

    “但你是晨龙集团董事长,你不是当初那个无牵无挂的陆山民”!

    陆山民点了点头,“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领导、好大哥”。说着笑了笑,笑容质朴憨厚,就像当年那个山民一样,“但青姐,一直是一个合格的青姐”。

    陆山民转身离去,小妮子看了一眼长发飞舞的海东青,跟在陆山民身后。

    海东青怔怔的看着两人消失在黑夜里,闷哼一声,一抹鲜血沿着嘴角流下,喃喃道:“凭什么”!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...........

    山猫辗转反侧难以入眠,起床走进厨房,打开冰箱,从里面拿出一瓶冰水,狠狠的灌进肚子里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双手捧着头,心乱如麻。

    墙壁上的挂钟滴滴答答,每一声都敲打在他的心上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钟,整座城市万籁俱寂,安静得可怕。

    一阵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心脏随之跳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山猫一把抓起茶几上的手机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”。

    “还没睡”?手机那头传来低沉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有”。山猫呼吸有些急促。

    “在担心陆山民”?

    山猫紧紧握住手机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”。电话那头传来冷冷的声音。“陆山民逃脱了”。

    “哦”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他是一个绝不后退的人吗,呵呵,这一次怎么跑得比兔子还快”。

    山猫眉头微微皱起,“你在怀疑我”?

    “说说你现在的心情”。电话那头的声音带着些许调侃和戏谑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”?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,毕竟相处了好几年,听说对你也不错,人非草木孰能无情”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必要给你解释”。

     “呵呵,老兄,这么快就恼羞成怒了。开个玩笑嘛,你这么怕死的一个人,想来也不敢背叛”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夸奖”。

    “言归正传,老爷让我告诉你,接下来你要盯紧陆山民,一举一动都要汇报”。

    “这样我很容易暴露”。山猫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蹦跶不了多久”。

    山猫沉默了片刻,“叶梓萱呢”?

    “死了”。

    “什么”?!山猫手上一抖,手机差点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爷说过,不会伤害她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”,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冷笑,“你这只癞蛤蟆还真想着吃天鹅肉”?

    山猫紧紧的咬着牙关,竭力控制住快崩溃的情绪,“她是无辜的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呵呵一笑,“尽管这次行动失败了,但你提供的消息是准确的,陆晨龙的确没死。老爷说了,你忠心可鉴,值得嘉奖”。

    山猫脑袋嗡嗡作响,完全没有听进去后面的话。

    “真的死了”?

    “那么漂亮的一个小妞儿,摔成一堆肉泥,想想都觉得可惜啊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”?山猫咬着牙,强忍着胸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传来冷冰冰的声音,“山猫,别怪我没提醒你,请注意你的言辞”。

    山猫下意识低下头,泪水从眼眶中掉落,“老爷答应过我,不伤害叶梓萱,不伤害陆山民,只是把他们当做牵制和要挟的筹码,怎么会这样”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,老爷让我问问你,以你对陆山民的了解,他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”。

    山猫双眼紧闭,眼皮颤抖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山猫”!“山猫”!电话那头传来两声喊声,“别在老子面前装情深义重,请你认清自己的位置,现在想后退,不用我们出手,陆山民就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,你没有选择”。

    山猫浑身颤抖,表情痛苦,过了半晌,喃喃道:“叶梓萱在他心里有着无比特殊的地位,我很难想象他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呵呵一笑,“报复?呵呵,求之不得”。

    “你们惹怒了一个不该惹怒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吗”?

    “不要忘了,他们三个是干什么出身”。

    “烧烤吗?听说他一手烧烤功夫出神入化”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马嘴村最优秀的猎人,冷静、冷酷、敏锐、凶狠”!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建议”?

    “不要动东海那边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晨龙集团,一群乌合之众,连小土豪都算不上,翻手就能让他们土崩瓦解”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你们认知中的商人,你们拥有得太多,有太多不能割舍的东西,会因为利益受制于各种规矩约束,但他不会,他可以舍弃所有的利益,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可以舍去。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就是什么都不在乎,一心只想要你命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真是只胆小如鼠的小猫”。

    “我比你们更了解他们,你不懂,他们是一群可以不要命,可以不要钱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连钱都可以不要”?“倒确实是一群有意思的人”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把我的话原封不动告诉老爷,不要小看一只蚂蚁,况且,他已经不是一只可以任人揉捏的蚂蚁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,“很好,我会原封不动的将你的话向老爷汇报,等这件事过后,你会拥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”。

    “请你转告老爷,这件事过后,我什么都不要,我只要自由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似乎有些意外,随即呵呵一笑,“你会拥有的”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放下手机,山猫瘫倒在沙发上,泪如泉涌,双手死死的抓住头发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叶小姐,对不起,山民哥,对不起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