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网 > 重回2003 > 【028】怎么睡
    房长安正在反思,觉得后背又被指尖捅了捅,转过头来,王珂趴在桌上盯着他,眼睛一眨一眨,小声道:“你好厉害啊!”

    房长安怔了一下,没明白她的意思,王珂见他一脸懵,继续道:“你怎么考这么高的?”

    房长安这才松一口气,叮嘱道:“下次说话,尤其是你好厉害啊这种话,要加前缀,比如你考试很厉害啊,千万别省略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眨眨眼,一脸不解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容易引起误会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完全没有反思自己思想太复杂的意思,又道:“其实也不是我考得多好,主要是这次考试大家发挥都不好,你想想平时的时候,九十分以上肯定很常见对不对?你肯定也考过。”

    虽然控分失败,但经过反思,房长安已经确定这不是自己的错,因为他的分数跟预想中差距不大,可谓控分精准,结果排名崩了。

    这主要因为其他人太菜,才导致自己出现了误判。

    谁特么能想到这次模拟考试难度提高这么多?此天之误我,非战之罪也!

    “可是这次试卷很难啊,你还能考这么高?”

    王珂显然跟人交流过,“我听三班的说,他们班一个九十分都没有,我们班也就只有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过去了,不代表什么,我也只是侥幸而已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一脸谦虚,“你有什么题不会吗?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王珂犹豫一下,点点头,坐直身子,指了指试卷上的最后两道应用题,“后面这两道我都不会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转过身,觉得这样前后桌太不方便,于是干脆起身,“你往里面一点,给我留个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王珂往里面挪挪,房长安坐在她的位置上给她讲题,“倒数第二题其实不算太难,主要是避开陷阱,不然就容易踩坑里,你看题目,这就是个开车的题目,首先要分清楚甲乙谁开车快……”

    房长安说着,觉得怪怪的,王珂浑然不知,毕竟小学、初中开车类型的题目简直不要太多,什么甲乙比着开车,甲地往乙地开车,到处都是车。

    王珂的理解能力不算顶好,却也不差,房长安很有耐心,一点点地给她梳理,讲述出题老师可能的心态,让她明白以后做题学会揣摩出题思路。

    两道题讲完,房长安也不急着回自己的座位,王珂也不赶他,还记得他刚刚说的话,问房长安:“你跟王浩一个宿舍吗?”

    “不仅一个宿舍,还是一张床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小姑娘吃惊地睁大眼睛,伸着一根手指,指指房长安,再指指王浩的桌子,“你们俩睡一起啊?”

    “对啊,初一的男生都是两个人一张床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睡啊?”小姑娘一脸同情,“学校的床那么窄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太窄了,王浩又胖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王浩的身型,又瞅瞅小姑娘纤细的腰身,“要是一个男生一个女生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对男女之事知道的不多,但男女有别还是懂的,听他这么说倒没觉得他在调戏自己,只是认真地道:“不会的,男生不可以跟女生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也有一起睡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王珂眼睛发亮,一脸八卦。

    “结婚的啊,不都是睡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那不一样啊,人家结婚了,而且是大人,才可以睡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还想逗逗她,忽然瞥见沈墨从门口走了进来,于是点点头,结束了这个话题,又问:“你家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吗?”

    王珂摇摇头,“跟你昨天说的差不多,你会爬树吗?”

    “呃,算吧,但爬不高。”

    王珂有点小得意,“我也会,而且可以爬很高,我还掏过一个鸟窝呢,可惜里面没鸟,只有蛋,我就没拿下来,现在不知道小鸟有没有孵出来。”

    沈墨刚刚走过来坐下,听到她说话,立即好奇地转过身来,忽闪忽闪地眨着眼睛,很佩服惊叹的表情:“你好厉害啊!”

    房长安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,“确实厉害,我都没爬过那么高,你抓鱼吗?”

    王珂摇摇头,“我家离河远,你抓过吗?”

    “去年还抓过一次,我爸带我们一起的,用三轮车抽,好长一段的水都抽干了,一大盆鱼,这么大的盆……因为吃不完,到处给人家送。”

    这是去年夏天抽河里的水浇灌河南岸地里庄稼时的事情,房长安讲的绘声绘色,又描述小鱼炸了多好吃多好吃,两个小姑娘馋的似乎要流口水了。

    王珂一脸憧憬地道:“那我下次去你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墨也有点兴奋地道: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“刚下过雨,现在不用抽水,要等抽水的话肯定明年夏天了,估计是暑假里面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说到这儿,想了想,“那我怎么叫你们?诶,你们家有电话吗?”

    沈墨点点头,“有啊。”

    王珂道:“我家也有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道:“那你们写下来,我家还没电话,回头如果要抓的话,我就用邻居家电话给你们打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俩小姑娘都把家里电话写在一张纸上,房长安默念两遍,将纸放在书本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能记住吗?”沈墨还记得他早上背诗的强大记忆力,背电话号码应该也不难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临时记忆本就不难,房长安把两人家里的电话都背了一遍,笑道:“我以后没事多背两遍,争取记在心里面不忘。”

    王珂又记起来一件重要事情,问:“你家远吗?”

    “从这里到我家差不多十里路出头,骑自行车最多半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家到这里也有十几里路呢,好远啊!”

    沈墨很仗义地道:“我家有车,到时候我先去接你,然后我们再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王珂用力点点头,又问:“什么车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车啊。”

    “小轿车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王珂眨眨眼,惊叹道:“你家好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悄悄撇撇嘴,没说话,黄南集一步步衰落,固然有内外部客观因素的缘故,但作为镇长,沈葆国也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他对这些事情所知有限,甚至连马家沟连续两任村支书因贪污被处理,都还是大学毕业后一个在市税务局工作的同学告知的,镇上、县上也都有人受了法律惩处,不过那是一零年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说完家里童趣,王珂又神秘兮兮地对沈墨道:“他跟王浩睡一起,一张床哦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沈墨也吃惊地睁大眼睛,“真的?”

    房长安撇撇嘴,很不理解她们的脑回路,“所有初一的男生都这样,等到明年搬宿舍才一个人一张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们俩真睡一张床吗?”沈墨好奇地追问。

    房长安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沈墨又问王珂:“你们也是吗?”

    王珂摇摇头,“我反正不是,我们班的女生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回答房长安气得浑身发抖,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,这个社会还能不能好了,我们男孩子到底要怎么活着你们才满意,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,这个国家到处充斥着对男性的压迫,男性何时才能真正的站起来?

    沈墨见他脸上露出古怪的笑意,好奇地问:“怎么啦?”

    房长安摇摇头,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小姑娘又好奇地追问:“那你们怎么睡的啊?”

    王珂也一脸好奇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房长安想想,“要不你们让点空,我睡给你们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俩小姑娘都摇头,然后相视一眼,似乎都有点害羞,王珂又问:“你们俩睡一头吗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是啊,那怎么睡得开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朝着王浩的脚啊?”

    王珂嘿嘿嘿地笑,很有点幸灾乐祸,沈墨则低头瞅瞅房长安的脚,莫名很替王浩担心地问:“你脚臭吗?”

    “你闻闻?”

    房长安作势抬脚,沈墨“啊”地一声,“不要不要,我不闻,我不闻。”

    半个教室的人都看了过来,沈墨也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,一矮身,要躲到桌底下的样子,房长安看的好笑,起身走过去,伸手拍拍她,“行啦行啦,不臭,让我进去。”

    沈墨先小心地抬头瞅了瞅,见没什么人再看自己了,这才站起来让他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