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网 > 澳洲风云1876 > 第70章突袭匪巢
    牧草茂密的丘陵地区

    一支人数约为千人左右的骑兵队伍迤逦前行,他们身上沾染着厚厚的烟尘,衣服已经看不清原来的颜色,胡子拉碴不修边幅。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身上穿着笔挺军服,原本英军鲜明靓丽的腥红色军服如今已经变成暗红色,他坐在高大的阿拉伯纯血马上随着队伍前进,不时的拿出望远镜观察四周。

    掐指算来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率领联合围剿骑队追踪比尔肯匪帮,如今已超过6个月时间了,行程数千英里之遥,阵亡和因此受伤的骑警和白人民兵达到467人。

    除了中途在悉尼休整两个半月,补充新的人手,围剿骑队一直奔波在无尽荒野上,匪帮进行了大大小小10多次的血战。

    风餐露宿,烈日炙烤。

    围剿骑队就像一头经验丰富的猎狗,始终追寻着比尔肯匪帮令人恶心的味道,一直来到了红河谷牧场地界。

    对于昆士兰州这名彗星般崛起的华人牧场主【李】,麦克白上校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他以建立世界上第1座水力发电站闻名于世,欧美报刊都有大幅报道,称其为最具有科学头脑的牧场主,这让【李】在世界主流媒体上秀了一把。

    远在维多利亚州墨尔本的报刊也不时会有报道,19世纪联合航运公司订造新船,炼焦煤大量出口美国获暴利,年产量10万吨钢铁厂落成投产等等,这都是重磅级的经济新闻。

    随便哪一条,都可以造就一位英国裔大富豪,却偏偏集中在一个华人身上。

    红河牌香肠,罐头,牛奶糖甚至曲奇饼干广泛进入澳洲市场,是围剿骑队必备的供给,支撑小伙子们在荒原上坚持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麦克白上校都知道,但他依然不想和这个华人暴发户打招呼,完全是出于英国人骨子里的傲慢。

    作为出身平民的大英帝国陆军退役上校,麦克白上校每年可以获得720镑收入,几乎与一位真正的英国绅士相当,这还仅仅是他收入中的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在维多利亚金矿区拥有一座规模不小的金矿,还有一座面积达到47,000英亩的大牧场,每年收入可观。

    金矿每年可以产出8000镑,这份收入相当于一名英国上院世袭贵族,牧场每年可以产出1300英镑,这份收入相当于英国一名荣誉骑士,可以维持体面的生活。

    收入丰厚,年逾五旬的麦克白上校为何甘愿冒着随时丧命的危险,经年累月奔波在荒原上,追踪围剿极度危险的比尔肯匪帮?

    答案很简单,为了一个英王授予的封授状,麦克白得到英国方面承诺;

    若能够亲手击毙罪恶滔天的匪首“野狼”比尔肯,恢复维多利亚州和南威尔士州动荡不安的社会局面,可以得到维多利亚女王亲授从男爵的贵族荣耀。

    大英帝国的从男爵贵族封号虽然没有采邑,但是可以世袭,与帝国荣耀同休。

    依据1876年的大英帝国最高上诉法院审判法案;

    封授状所授予的终身贵族(只能授以男爵爵位)不能世袭。而属于平民的从男爵爵位可以世袭。

    骑士爵位则不能世袭,荣耀仅限其一生,子女不能继续享有。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恰恰是平民出身,根据法条规定,从男爵爵位可以世袭。

    大英帝国的法律适用于殖民地,殖民地同样是女王光辉照耀下的领土,全套照搬英伦三岛的法律规定。

    正是因贵族头衔的巨大诱惑,麦克白上校愿意甘冒奇险搏一把,哪怕吃再多苦头亦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上校先生,根据我们的侦查,比尔肯匪帮如今在鬼头岭卡尔湖畔驻扎,没有发现撤离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哦,他们在这里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自从我们发现已经有两天了,虽然有小股的匪徒流窜袭扰,但是营地一直没有移动。”

    比尔肯匪帮抢劫了鬼头岭地区的驻牧点,闹出的动静很大,因此也暴露了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红河谷牧场羊群规模巨大,动辄数以10万只,每一个驻牧点都有上百名牛仔,全都随身装备了武器。

    对任何一个匪帮来说,这都是个硬骨头,发生在昨天的抢劫事件风一般的传遍牧场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知道:狼来了。

    “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那就说明匪帮在此已经驻营最少三天以上,也许5天也许一周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,以前也多次遇到过。

    在树木茂盛的大分水岭地区,丘陵密布,大片森林随处可见,如此复杂的地形想要彻底剿灭一支经验丰富的马匪,难度极高。

    偷袭几乎不可能,随便一名匪徒趴在茂密的草丛里,距离超过10码就很难发现,更别说夜里了。

    一旦惊动匪帮四散而逃,很难揪住对方的尾巴。

    弄个不好反被对方咬一口,围剿骑队很多次吃过这种大亏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“霍利迪,弗兰克,你们怎么看?”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没有急于做决定,而是询问悉尼市治安官霍利迪和弗兰克·麦克劳瑞,他们两位率领着77名皇家骑警和341名白人民兵,是围剿队伍中的重要力量。

    “根据侦察探骑汇报,卡尔湖距离我们大约有32英里,这是一个相当令人尴尬的距离,若是全力赶路,我们将会在一个半小时后抵达,可马匹全都精疲力竭,若是休整一下,那么太阳很快就要落山了,我们将不得不进行一场并不擅长的夜战,能够抓住几个老鼠只能看上帝的意志,所以,我建议明天清晨发起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附议。”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没有表态,眼神复杂的看向远方,那里是卡尔湖的方向。

    围剿骑队不可能像匪徒一样烧杀抢掠,所以全都是配备一人双马,携带必要的给养。

    后勤队甚至一人管理着4~5匹驮马,主要是战马所需的大豆,燕麦和食盐,还有大量的火腿和罐头以及香肠,为整支队伍输送必要给养,才能够维持长时间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倾向于冒险方案:

    如果甩开后勤马队轻骑前进,抵达之后换乘备用马展开猛烈突击,有可能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运气好的话,击毙“野狼“”比尔肯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若真的如此,那么噩梦就结束了,麦克白上校和围剿骑队便可以顺利凯旋,享受民众的欢呼和来自英国的荣耀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匪徒作鸟兽散,那就不是麦克白上校需要关心的事了。

    在这片广袤无尽的大陆上马匪多如牛毛,根本就是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    牧场主摇身一变客串匪徒,手头拮据的牛仔一时头脑发热,见利起意的皇家骑警,类似的情况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说实话

    在荒野里奔波的日子迈克白上校过够了,下一次抓住比尔肯匪帮的尾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,他不想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“瞧,我们这么多的人马追踪而来,想要瞒住匪徒的耳目是不可能的,也许等我们明天清晨发起进攻的时候,那里什么都没有,这样的事情已经经历过无数次了,说实话我已经受够了。”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忍不住抱怨了一句,向四周看了看神情疲惫的众人,语气中带着明显的煽动性;

    “是该结束这一切了,我们小伙子需要回到城市中去,那里有朗姆酒和女人,还有干净柔软的床铺,而不是睡在这个该死的野外,像野狗一样的生存。

    我建议放弃后勤马队轻骑前进,只需要一次猛烈的突袭,击毙了匪首“野狼”比尔肯,那么一切就完美结束了。

    我们离开这里,永远不必再回来。

    匪徒们即便发现了我们,也不可能想到打击来的如此快,如此猛烈,如此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这就是我们的机会,有机会结束这一切。”

    作为联合围剿行动,麦克白上校必须尊重南威尔士州带队长官的意见,尽力取得他们的谅解和支持。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的意见一说,治安官霍利迪和弗兰克·麦克劳瑞沉默了,他们又何尝愿意在荒野上吹风吃沙子。

    但这么做的弊端也很大,若是偷袭不成,单独滞留在后的后勤马队就危险了。

    比尔肯匪帮与皇家骑警周旋了半年之久,互相间几乎没有秘密。

    他们只要顺着骑队来袭的方向顺藤摸瓜,就可以逮住一只大肥羊,那可就糟透了。

    拥有强大的后勤马队支持,天大地大比尔肯匪帮哪里都可以去得,甚至深入内陆干旱地区。

    动则远遁千里,这个后果简直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

    霍利迪和弗兰克·麦克劳瑞两名治安官在麦克白上校的劝说下,终于选择了孤注一掷冒险,希望能够得到上帝眷顾。

    大群马队经过一番调整之后,留下后勤马队的大量辎重,轻骑前进向着凯尔湖畔猛扑过去,在荒原上掀起一片风雷烟尘。

    约莫下午4:40左右

    围剿骑队终于抵达距离卡尔湖畔不远的一处丘陵地带,从这里,可以远远的看见营地中升起的袅袅炊烟,还有行走在帐篷之间的匪徒们,手里拎着酒肉边走边喝,完全没有防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英勇的骑士们,你们的眼前就是令人憎恶的比尔肯匪帮,我们有机会给予其重创结束这一切,祝愿上帝保佑,光荣属于女王陛下!

    现在我命令,全体抽出马刀,前进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

    上千名骑士齐刷刷的抽出雪亮的马刀,操控着马匹跟随麦克白上校缓缓前进,骑队在前进中向两翼扩展开来,宛若大鹏展翅一般。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身体笔直的坐在战马上,右手将马刀竖立于胸前,操控着战马缓缓的加速,等待突击阵型扩展开。

    上千匹战马踩踏着茂密的草丛,很快形成了一个庞大的“人”字形队列,巨大的响动惊动了营地里的匪徒们,他们惊惶失措的向这个方向看过来,瞬间炸了窝一般的乱窜开。

    麦克白上校见此情景,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笑容,操控着战马加速到快跑状态,然后将右手的锋利马刀笔直的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“全力冲锋,杀……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一时间

    所有的骑士都将手中的战刀笔直的指向前方,形成一道雪亮的刀刃丛林,操控着座下战马狂奔起来,肾上腺素急剧攀升,浑身热血随之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全力冲锋,杀……”

    骑兵冲锋的呼喊声汇集成河,挟带着无边的杀意爆发出来,在滚雷般的马蹄声中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上千匹战马并肩驰骋,奋力向前,汇集成不可阻挡的洪流,似乎要将敢于阻挡的一切撕扯成粉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