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网 > 龙王赘婿(陆榆纪凝雪) > 第970章 身世!
    “跟你说了这么多,只是想告诉你,凝雪的眼光不差,纪老爷子的眼光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没有错,错的是你!是你汤秋云!”陆榆猛然抬头,目光电射一般的看向汤秋云。

    接触到陆榆的眼神,汤秋云当即身体一震,下意识的喃喃道:“错的是我,是我汤秋云……是啊,错的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既然有这么高的身份,你为什么不说出来,为什么要隐瞒下去?”汤秋云心中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陆榆看了汤秋云一眼,他自然不会多说,是陆家不承认他,所以不准他挂着陆家的名头做事。

    “真正在乎我的人,不会因为我的身份,而对我另眼相待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落魄的时候,结识到一些真人,看清你的嘴脸,难道不好么?”陆榆淡淡回道。

    汤秋云再次陷入呆愣,心中被无尽的懊悔所充满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来杀我的,那就让我死的明白点吧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你身为闵城陆家的嫡系子弟,为什么会沦落到江南,为什么会被纪老爷子促成跟凝雪的姻缘?”汤秋云抬头看向陆榆。

    陆榆定定的看着汤秋云,沉吟两秒说道:“我当年,是被陆家赶出来的,沦落街头,承蒙纪老爷子出手援助。”

    “纪老爷子知我身份,懂我能力,招我入赘,并且给他许下诺言,好好爱护凝雪,他日我若起势,在纪家有难之时,要拉纪家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纪老爷子当初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,至少,他在我落魄之时,给我一口饭吃,给我一个地方住,许我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,我心中感恩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为什么,我在纪家一直不走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当陆榆解释清楚这件事情,汤秋云彻底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,都真相大白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所有的困惑,也都解开了。

    但她发现,疑惑解开以后,她的心中却是更加难受,更加的懊悔万分。

    心如刀绞一般,更是比死了还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甚至连喘气,都是无比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你被陆家驱逐,如今又动了陆鹏,他们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凝雪也不会安全的,你没有能力保护他。”汤秋云又忽然睁开眼睛,想通过这种方式,挽留自己的最后一丝尊严。

    但陆榆今天过来,就没打算给汤秋云留尊严。

    她的最后一丝希望,陆榆也会将之狠狠的踩碎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我,早已经不需要陆家的帮助,他们,也压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江南市,我站在最高巅峰,俯瞰众生。”

    “海东市武者圈子,上上下下以我为尊,奉我为海东霸主。”

    “国内,我有帝榆联盟,不下百座城市为我一人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海外金三角,我有榆轩联盟,手下将士十二万八千整,热武器不计其数,海陆作战坦克十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我有何惧?”

    陆榆语气淡然,脸上蕴含无比强大的自信。

    汤秋云如遭电击,脸色煞白无比,随后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我都明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我一直寻找的乘龙快婿,其实就在我身边!”

    “我汤秋云即使死了,日后也会有人指着我的墓碑说,她就是陆榆的丈母娘,我瞑目了!”

    汤秋云靠在椅子背上,面如死灰的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陆榆沉默良久,缓缓拿出一把银白色的沙漠之鹰。

    枪身散发着银光,弹夹满配,黄澄澄的子弹看起来更是亮眼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总要有个了断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折磨你,那就给你个痛快吧。”陆榆低头擦着枪身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汤秋云点了点头,随后身体放松,躺靠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咔哒。”

    陆榆眼神闪烁,缓缓拉开保险,发出一声清脆的机械声。

    随后,陆榆缓缓抬起枪口,对准了汤秋云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他有把握一枪命中汤秋云的眉心。

    陆榆的手指轻轻抬起,搭上了扳机部位,微微用力的时候,却又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,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
    陆榆缓缓放下枪口,说道:“凝雪是你的女儿,你为什么会舍得把她往火坑里推?”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说什么嫁入陆家会幸福,你明知道陆鹏是怎样的货色。”

    汤秋云闻言身体一颤,缓缓睁开眼睛,随后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也罢!也罢!这个秘密藏了这么久,临死,我不能带进土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转告小雪,不要为我的死伤心,我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!”汤秋云看向了陆榆。

    但,跟她想象的不一样,陆榆并没有多少惊讶,而是依旧保持淡然。

    “你不惊讶?”汤秋云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惊讶?我喜欢她,是因为她是纪凝雪!而不是因为,她是否是你的亲生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凝雪说,她跟雨蔓是双胞胎,难道她们两个,都不是你亲生的?”陆榆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汤秋云叹了一声,眼中闪过一丝回忆说道:“我那天在医院刚生完雨蔓,就被人塞过来一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个女人,我从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,同为女人,我在她面前却是自惭形秽不敢抬头。”

    “凝雪跟她,就有几分相似。”

    “她当时什么都没有说,给我跪下磕了好几个头,让我帮忙照看她的孩子,还给了我一张银行卡。”

    “卡里足足有一百万啊,咱们原来那套房子,就是用那笔钱买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或许只是想贪了那笔钱,所以就答应了下来,跟纪玉树商量了很久,才对外宣称说我生了双胞胎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秘密,一直隐瞒到了现在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汤秋云忽然有些情绪失控,站起来喊道:“我只是不甘心,我凭什么要替别人养孩子?”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也是被汤家捡回去的,受尽了委屈,凝雪也是别人的孩子,我为什么要对她好?”

    “但我这么多年,至少没有让她饿着,冻着……可她不应该为这个家做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说,不应该吗?”

    “你能为了纪老爷子知遇之恩,就在纪家报恩这么久,凝雪就不能为了我们,奉献自己吗?”

    汤秋云说到最后,已经是歇斯底里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