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网 > 忍者的武装见闻 > 第八十三章 白光闪雷疾速猛袭之獠牙
    秋夜想的没错,白书就是想要影响敌人的直觉,想想看,在双方进行激烈交锋时,其中一人突然感到背后有人偷袭,他会怎样处理,大多数都会采取紧急躲避吧,而如果这偷袭的感觉只是错觉,他露出的破绽就足以致命了。

    这便是白书的意思,他所想的幻术,便是让敌人获得错误的见闻色感知,哪怕是一瞬间,都能制造出敌人的空隙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与秋夜不谋而合,之前他想到的大胆又模糊的灵感便是这个,只是不知如何表达,而白书很成功地将这个其具体描述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秋夜想要学会幻术,但他永远不可能以幻术为主,说穿了,他只是希望有一招能让敌人露出破绽的幻术,目的还是为自己的剑术服务,完善自己的风格。

    然后,秋夜又提出了另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幻术,能不能再现出霸王色霸气的效果?

    霸王色霸气,王者之资的证明,光凭气魄便能震慑敌人,甚至能让人昏厥。一种十分蛮不讲理和霸道的神秘力量。

    在前世,秋夜并没有这种力量,这种力量是与生俱来,拥有者万中无一,但不代表他不羡慕,他也曾经和拥有霸王色霸气的海贼高手战斗,深知在霸王色的威慑之下,自身的精神会受到多大的冲击,只有经过千锤百炼人才能在这种冲击之下,完整发挥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对于秋夜这个询问,连白书都沉默了一会才回答。

    ‘我以前就讲过了,查克拉是一种近乎万能的能量,理论上它能做到任何效果,霸王色霸气虽然神奇,但说穿了,只不过是一种特殊的精神冲击,我能肯定查克拉能再现霸气的效果,但如何实现,我暂时不知道,目前连方向都找不到。’

    “能够确定可以就够了,找不到方向的话就慢慢找,反正我也不急。”秋夜并没有失望的感觉,本来这只是他脑洞大开的奇异想法而已,先前压根就没想过可行。

    毕竟不论他和白书,对霸王色霸气的了解,都只是源自于敌人释放时的亲身感受,并不像武装色和见闻色霸气那样曾熟练掌握过。

    秋夜离开空间后,很快便睡着了,反而是白书完全被秋夜挑起了好奇,作为一本拥有无尽生命的智慧之书,他唯一的使命就只有学习、研究、探究一切。

    秋夜和白书之间的关系有点微妙,通常秋夜提出各种异想天开的想法,白书给出可行的具体方法,然后再由秋夜努力修炼将其实现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偶尔也会由白书想出奇怪的东西,就像前世,在秋夜尚未知晓武装色霸气的高级运用技巧时,白书便提出过能否斩出带有霸气的飞翔斩击,可惜的是秋夜至死都尚未修成此技。

    在秋夜前世,白书的课题是肉体、霸气和恶魔果实,而在秋夜的今生,唯一的课题就只有查克拉,因此任何有关查克拉的开发,白书都会非常热衷。

    可能秋夜过几天就忘记这件事了,现在他修行的次序是阳遁性质变化、以阳遁再现武装色霸气、风遁、雷遁,接着才会轮到幻术。

    但白书不会忘记,他会一直默默研究,或许到时候,他会送给秋夜一份超乎预料的惊喜。

    在获得一场大胜后,木叶营地之前那种沉重地气氛消散了不少,大家都知道,昨天杀死了砂忍中最重要的几名上忍后,木叶已经半只脚踏上胜利的台阶了。

    朔茂将秋夜和水门找来,表示任务已经完成,两人可以回村子了,而他则会留在川之国,担任这个战场的最高统领。

    而纲手,则要马不停蹄地前往雨之国,那边的局势似乎不太明朗,今天一大早就已经出发。

    离开营地,秋夜和水门开始向着木叶前进。

    “在营地你有听到吗,有人将朔茂先生称呼为木叶白牙呢。”赶路时有点无聊,水门忍不住先挑起话题。

    “自然听到了,很多人都在说好不好,不过这很正常不是吗,砂忍那几个被宰掉的都有什么八神风的称号。”秋夜满不在乎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,不过砂忍的家伙真是不太会取外号,你知道我听到这些腥风狂风时,感觉多么别扭吗,我都替他们尴尬了。”水门难得露出不屑的表情,一般而言,水门是很少嘲笑别人的,但在名字这方面他有种奇怪的执念。

    秋夜不想说话,因为他觉得即使所有人都能取笑砂忍,但唯独水门这家伙没资格笑话别人。

    接着又听水门说道,“其实我觉得木叶白牙也不太适合朔茂队长,他应该值得更好的外号,昨晚我睡前想了很久,终于想到最好的,刚才应该跟朔茂先生说才对,为什么我就会忘记了呢!”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。

    秋夜还是没有理会他。

    这让水门有点尴尬了,他还等着秋夜询问,然后再讲出那个狂霸酷炫的外号呢。

    但水门的内心可是十分强大的,他直接说出,“白光闪雷疾速猛袭之獠牙!怎样,你也觉得很酷对吧!”

    秋夜轻轻地叹了口气,他觉得自己有责任阻止水门的失控,“你接着是不是还打算在木叶到处宣扬这个外号。”

    水门用‘这不是显然嘛’的表情看向秋夜。

    “唉!”秋夜叹气,“就算是朔茂先生那么好脾气的人,也会发火生气的,你就那么想要尝一下他的怒火吗?”

    现在轮到水门不想理会秋夜了,想当初争夺螺旋丸的命名权时,还以为终于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呢,想不到秋夜到头来还是那个庸俗的人。

    但没过多久,水门又忍不住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说啊,以后我们会不会也有属于自己的名号呢,像金色疾矢无尽之闪光、或者斩斩煌炎飞空之黑刃,真期待有这么一天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,居然将自己跟我未来的外号都取好了。”秋夜满头黑线,都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吐槽好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说道,“外号这种东西,通常都是由别人取的,哪里会自己帮自己取外号的,不觉得这样很愚蠢吗?”

    两人吵吵闹闹回到木叶,看见那大门口,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先前在川之国,他们两人才算真正见识过忍者的战争,如今能活着回来,才有种神经放松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忽然就感觉很累呢,真想好好休息几天。”秋夜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估计也歇不了多久,就会再被派出去执行任务吧。”水门接话,神色有种迫切的感觉。

    秋夜知道水门不是想着赶紧再去做任务,这家伙纯粹是想快点见到家人,还有玖辛奈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还要先去向三代火影汇报任务内容呢。”拍了拍水门的肩膀,秋夜率先走向火影大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