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网 > 忍者的武装见闻 > 第七十四章 见闻色被动能力
    秋夜并没有打算打扰水门和玖辛奈的意思,在和三代火影唠叨一顿,应该说听三代火影唠叨一顿后,便离去回家了。

    再一次的平安回家,父母也是很高兴,现在谁不知道忍界在打仗,所以现在秋夜每一次出任务,两位自然都会担惊受怕,生怕下一次出门便是永别。

    望月玲的肚子又大了一圈,离秋夜的弟弟妹妹出生没多远了,说不定秋夜下一次回来时,家里便会多出一个成员,热热闹闹地吃过晚餐后,秋夜美美地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获得三天休息时间的秋夜,第二天一早就拿着鱼竿钓鱼去,刚完成的任务可不轻松,此刻不是修炼的好时机,得放松放松自己绷紧了好久的神经。

    来到溪边,将鱼饵绑好,扔进水中,秋夜摆好了舒服的姿势半躺着,静静等待鱼儿的上钩,这时,见闻色感知到有人慢慢靠近这里。

    声音听起来不算很强,但也不是普通人,稍微坐直了身子,尽管看上去还是很放松,但其实已经暗暗防备,在外面经历了几次任务后,他的警戒心已经重新焕发起来。

    但马上就放松下来,因为他已经察觉到来人是谁,是曾经见过一面,鹿久的堂妹,那个第一次见面便和他互怼的很厉害的奈良夏阳。

    她拨开了挡路的树叶,从小道走出,仿佛没有看见秋夜般,自顾自走到一块大石上坐着,开始发呆。

    秋夜望了她几眼,发现夏阳好像是真的完全没察觉自己的存在,而且见闻色的感知下,隐隐约约有点悲伤的感觉,加上现在忍界的状况,秋夜觉得自己应该差不多猜到发生什么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秋夜放下鱼竿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脚步声惊醒了夏阳,吃惊地转头一看,是个有点熟悉的人,好像在哪里见过,稍微一想才记起,这是自己堂哥的朋友,忍者学校的前辈。

    “望月前辈,你好。”夏阳点头有礼地打招呼,接着便又转回头,继续发呆。

    秋夜没有继续再向前,而是站在原地,抓了抓头发不知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良久,反而是夏阳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望月前辈,你出去执行任务时,杀过人吗?”

    “杀过。”秋夜回答道,虽然没人看见,但他的表情变得稍微沉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人的感觉是怎样,会难受吗?还是会沾沾自喜?”夏阳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,但是我会觉得恶心,刀刃斩进血肉里,触感很不好。”秋夜答道,顿了一顿后,开口问道,“发生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夏阳没有回答,反而说着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我的爸爸,每次任务回来后,都会很兴奋地跟我说着任务的事,炫耀自己杀了多强的敌人,以此为荣,听着听着,我渐渐开始不想当忍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当忍者,不想杀人,但是我出生在一个忍者家族,而且也有忍者的才能,注定要成为忍者,父母、族中的长辈,全部都对我寄予期待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不久前我爸爸在战场上战死了,我又多了报仇雪恨这一个成为忍者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没人看到的眼睛,黯淡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望月前辈,我会不会太矫情了。”

    秋夜沉默,安慰别人本来就不是他擅长的事,对于夏阳的遭遇和想法,他只能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这时,夏阳又问道,“望月前辈,我记得你家里是平民吧,你成为忍者的理由可以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秋夜没有犹豫回答道,“为了保护弱小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那个弱小的人,是敌国的人呢?”

    再次沉默一会后,秋夜摇头道,“我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说,如果这个世界没有忍者,会不会就不会有战争呢?”

    秋夜目光闪烁一下,叹气道,“不可能的,只要有利益,便会有战争,就算没有忍者,也会有普通人组成的军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很多事都能达成,唯独争斗,无法避免。”

    “唉~你这样一说,我更烦了。”夏阳站了起来,重重地伸了个懒腰,转过身子,脸上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神采,不过那双死鱼眼好像比之前要明亮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望月前辈现在已经是中忍了吧,说不定也会上前线,小心点哦,我以后还想跟你谈论损人的艺术呢。”夏阳从秋夜身边走过,拍了拍他的肩膀,摇头晃脑地离去,还一边哼着不知名的小调,马尾辫一晃一晃的。

    秋夜回到钓鱼的位置,此时一条鱼已经咬饵了,正在挣扎,秋夜一把提起来,看到鱼的眼睛,很自然便想到夏阳的长相。

    忍不住微微一笑,自言自语道,“奇怪的女孩,不愧是奈良家的。”

    翌日,秋夜出现在十三号演习场,继续修炼阳遁的性质变化,他双手合十,并且闪耀着淡黄色的光芒,当中,传来一种让人温暖的感觉。

    尽管没有修炼几天,但不得不说,在阳遁方面的修行速度,异常的快。

    比起他当初修炼火遁性质变化还要快。

    白书认为,这应该是他身体的天赋,本身就具有不凡的生命力,他那比同龄人还要庞大的查克拉便是证据。

    有了见闻色,现在秋夜能够比较清晰地感受不同人的查克拉量,目前为止,除了玖辛奈外,还没有其他同龄人比他厉害。

    此时,水门和玖辛奈牵着手出现了,两人看见秋夜,不约而同地甩开手,秋夜面无表情,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就来过了,只是不想打扰你们所以没有出现而已。”

    顿时,水门和玖辛奈整张脸都涨红,玖辛奈想要说什么解释,但是结结巴巴就是说不出来,水门一脸傻笑,看来是不打算解释了。

    秋夜嫌弃地摆摆手,说道,“不用解释,我也不想听你们的解释,赶紧远离我一点,别碍着我修炼。”

    水门居然还真的听话,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,牵着玖辛奈的手便跑远了,秋夜隐约看见两人在一棵树下倚着坐下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秋夜有点凌乱,一阵微风吹过,顿时风中凌乱,这两个家伙就这样抛下他了,虽然是他说的没错,但这不是说说而已嘛,干嘛当真。

    而且就算两人走远了,但是秋夜的见闻色还是能感知到,之前就说过了,见闻色是有感受情感的能力,就算秋夜的见闻色在这方面不算很出色,但该感受的不该感受的,都隐约感受到。

    “呵呵,阔别已久的感觉呢,不过幸好还没到斯摩格和缇娜那种别捏的程度。”

    秋夜轻叹一声,继续开始修炼。

    见闻色感知,有点类似被动技能,当然主动使用效果会更好,但是不作为时,本身也有效果,只是不怎么强烈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