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阅读网 > 我有一柄打野刀 > 第847章 红衣出手
    一刻钟后,那名造型拉风的年轻人也变成了绳子上的蚂蚱,被拖着在地上摩擦前行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距离后,顾判在一间杂货铺前停下脚步,转头看向了半开的门内。

    在那里,一个倒在地上的男子捂着脖子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顾判的角度可以清晰看到,那个男子的脖颈几乎被利刃直接斩断,胸腔也露出一个大洞,隐约可见里面蠕动的内脏,鲜血正在不停地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受到了这样致命的伤势,他竟然还没有死掉,眼睛充斥着疯狂嗜血的神色,半靠在货架上面,正在拼命往口中塞着生硬的食物,以及其他认不出来的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块碎石被顾判从脚边摄来,又呼啸着飞出,精准贯穿那个男子的眉心,将他整个脑袋爆成了一团血雾。

    又是一段时间过去,当顾判再次回到那座府邸门前时,通过了一路上的多方询问对比,基本上算是弄清楚了望北城变故的大概原因。

    这是阳光、灰雾与血雾共同作用下的结果。

    如果再深入分析的话,可以认为在金色阳光和灰色雾气的共同作用下,城池内外的部分生灵开启了突如其来的爆炸性进化,不管他们愿不愿意,变化的脚步却并不会因此而停止。

    身体的变化需要巨大的能量作为支撑,但是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,唯一的方式就只有通过进食来获取能量,再加上血色雾气内暴虐杀戮意念的影响,很快就让他们丧失了理智,本能地开始了对周围同类的捕猎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是正大光明从府邸大门进入,自然而然地便招致了护院和家丁的攻击。

    消耗了少许诛神碧火后,他很快便成为了这座府邸的真正主人,斜躺在厅堂正中的太师椅上,厅堂外面则是府中能够说得上话,也是还能正常说话的几个人物。

    那名中年男子也迅速赶了过来,见了顾判便当即躬身施礼,在听到镇南王三字后,则毫不犹豫五体投地,行了三叩九拜的大礼。

    顾判眼睛半开半合,仿佛已经熟睡过去,在他脚下,横七竖八躺着被串成一串的活人,全部都伤痕累累,甚至是缺手断脚,没有一个全须全尾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望北城的通判?”

    盏茶时间后,他抬起头来,看了跪在门外的中年男子一眼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再拜道,“回镇南王千岁的话,卑职姜昙,正是望北城的通判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顾判微微点了点头,忽然叹了口气道,“后宅那个小姑娘,是你的女儿?”

    姜通判后背忽的便有一层冷汗沁出,以头触地颤声道,“回千岁爷的话,那正是卑职小女。”

    “她被我砍断了四肢,现在死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回千岁爷,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快就死了么,以她当时的情况,应该能继续存活很长一段时间才对,这有些不太符合我临走前的判断。”

    门外姜通判的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,“卑职,是卑职派人杀了她,将她的头砍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被你杀了啊。”

    顾判沉默下来,连带着门外的姜通判也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一个是在低头思索问题,另外一个则是心神一片空白,在极度恐惧中等待着命运接下来的安排。

    在见过了内宅的血腥场面,以及刚刚被这位镇南王千岁用燃烧鬼面吓了一次之后,姜通判的心弦便直接崩断了,再没有了城内初发骚乱时的镇定自若,已然是处在了一种应激反应的状态之中。

    度日如年的一段时间后,浑身冷汗淋漓的姜通判终于听到了屋内传来的声音,他也在这一个瞬间深刻体会到了,什么叫做如闻仙音,什么又叫做死里逃生后的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本来就跪在地上,现在可能早已经软软瘫了下来,维持不住站立的姿势。

    顾判缓缓说道,“本来还想以她作为研究对象,来分析城内出现这种变化的原因,不过死就死了吧,我再换一批研究对象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姜通判……”

    “卑职在。”

    “城内的府兵,姜通判还可以调动使用吗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的话,卑职可以亲率府兵,任由王爷驱策。”

    “府兵还能驱用就好。”顾判点了点头,思索片刻后接着说道,“接下来姜通判最好是带令府兵将全城排查一遍,把所有出现变化的人们都集中一处,由本王亲自看管关押,不然或许还会有这样的惨事不断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遵命!”

    姜通判再拜后起身,刚刚走出不到十步,却又听到身后传来了镇南王千岁的话语。

    声音听上去还有些阴郁。

    “姜通判。”

    他顿时便双腿发软,声音颤抖回道,“镇南王千岁还有什么旨意示下?”

    “姜通判还请注意,如果是遇到了那种已经丧失了神智,开始发疯的人,不要犹豫,直接把他们的脑袋砍下来,如果感觉难以应付,就用最快速度过来找本王前去处理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了,请王爷放心,卑职就算是死,也要完成好王爷的命令!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以后别总是把死字放在嘴边,人活一生一世不容易,尤其是在这种时局之下,既然能活着,那就好好活着,总比在痛苦之中死去要强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道近乎透明的淡红色光芒在云层之中疾速穿梭。

    她竭尽所能,用尽一切办法才算是暂时躲开了金色光芒对自己的锁定照射,才算是有了可以喘息逃离的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有希望就必须要紧紧抓住,纵然知晓了这里是令人绝望的洞天之境,但只要是还没有死掉,就还有一线生机,而若是连自己都放弃了,那才是落入到了十死无生的结局之中。

    远离了那座令人感到绝望的阳光照耀之地后,她终于可以降低一点速度,尝试着恢复损耗太多,已经伤及了根本的身体。

    至于被蜂后伪装成大机缘的信息骗入此方洞天之境,然后又在那座城池之外遭到了几乎致命的打击,一切后悔懊恼愤怒的负面情绪,都很快被她压制下来,转而开始深入思考接下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她还是相信那句话,只要还活着,就有希望和机会,后悔与绝望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唯有立于现有情况,去为了自身的存续而努力,才是目前最应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所化身的红色光芒在云层深处一路向南,朝着大魏国土的深处而去,现在对她而言,最急迫需要去做的事情便是找到生命聚集之地,以智慧生灵之血肉真灵弥补自己的损耗亏空,这样才能以更好的状态来面对接下来的挑战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长时间后,她忽然嗅闻到了浓烈的活人气息,当即便改变了方向,朝着那座应该规模很大的城池靠近过去。

    如果,能把那座城整个化作血池的话,应该就可以止住伤势,恢复至少一半以上的实力,接下来便可以徐徐图之,隐藏起来寻找脱离而出的方法……

    她默默想着,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便毫无征兆“看到”了一座张灯结彩的古宅,突兀地出现在了自己的前方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在古宅正门外,还站着一个凤冠霞帔,大红嫁衣的女子,正在好奇地打量着她所化身的淡红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还未来得及转动一个念头,便眼前一黑,倏然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。